演而优则编,影视圈主创界线日渐模糊?| 调查

时间:2019-10-06 10:00:01 来源:云南都市 当前位置:长沙开元棋牌输了好多钱_开元棋牌森林舞会_开元棋牌博客 > 电商 > 手机阅读

作者 | 申敏

日前,演员江一燕出席戛纳电影节时,表示自己将担任影片《天国之渡》的编剧,执笔一个关于非洲野生动物保护的故事。她坦言,首度转型编剧的契机是因为筹备过程中,发现好的编剧人才太少,不得已被“逼”上了写作的道路。

国产影视作品陷入主题同质化跟风怪圈,拷贝粘贴式的剧本如生产流水线上的产品换汤不换药,观众看到开头就能猜到结局的烂俗套路,虎头蛇尾逻辑漏洞等雷点频爆……诸多乱象背后,真是因为编剧创作灵感枯竭,或缺乏常识只懂得闭门造车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优秀编剧人才“失语”的原因不仅与影视大环境剥夺其旺盛生长的肥沃土壤休戚相关,也跟一些头部编剧为掌握话语权升级为制片人导致编剧圈人才断层有关。

虽说“电影是导演的艺术,电视剧是编剧的艺术”,但对一部影视作品而言,好故事是击穿影剧壁垒、吸引观众的利器。身为剧本创作者的编剧,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残酷现实把编剧生存空间挤压得愈发逼仄。Ta们在罅隙中喘息并与外界抗争的同时,还要面临“演而优则编”的竞争对手发起的挑战。

其实,演员转型编剧并不是新鲜事,此前早有过些许成败案例。Ta们通常在一部影视作品里身兼多职,在编剧、导演、演员三个身份间切换自如。譬如江一燕在新片《天国之渡》就是自编自演。当演员挂上编剧头衔,究竟是为满足“一己私欲”的玩票?还是为影视行业注入新鲜血液呢?

编剧圈的各种“疑难杂症”

目前国内编剧的工作模式大致分为三类:签约公司、开工作室、个体户。如果把编剧按照等级划分,这座金字塔的各个层级既有各自的烦恼,也有共同的无奈与愤慨。

首当其冲的便是两极化的收入。一位从事编剧工作多年的业内人士告诉笔者,处于金字塔顶端、与影视公司绑定的一线编剧,这些人大部分都获得过奖项肯定或有多部爆款作品,因此可拿到每集约30万元的稿酬,还能参与项目的利润分成;金字塔中部的二线编剧多为有过一些代表作的独立编剧,Ta们的稿酬一集约有10万-20万;金字塔底端的三线以下编剧,每集稿酬大约1万-5万。还有一些游走在金字塔边缘、未能上塔的代写“枪手”,Ta们以在校大学生或怀揣编剧梦想的小透明为主,一集只能拿到几千元。

除了凤毛麟角的顶级高收入编剧,国内大部分从事编剧工作的人几乎都遇到过欠薪。剧本完成了收不到稿酬尾款,剧本半途作废、一分钱没有,都是家常便饭。

署名权的谜之消失,也是编剧圈的一个“潜规则”。通常来说,一部影视作品由知名编剧作为主编剧牵头,负责统筹剧本框架等宏观层面,再由带领的多个小编剧或者枪手负责写分集梗概和分集剧本。在前期的合同签订阶段,会明确编剧署名的人员名单和排序。尽管有合同条款约束,但也难免出现因非可控因素违约的情况。

演而优则编,影视圈主创界线日渐模糊?| 调查

为了给作品“镀金”卖个好价钱,一些制片方会挂上知名编剧的名字,隐去真正操刀的编剧。更有甚者会拿署名权当作砍价的筹码,署名则稿酬低,不署名则能多拿稿酬。

从不具名的枪手到能拥有署名权的编剧,这条荆棘密布的成名路,能坚持下来的寥寥。在行业灰色链条和影视寒冬的双重重压下,不少人在中途放弃改行。

编剧的有苦难言,还在于投资方的“一言堂”。若遇到外行指导内行,时间就会都花在内耗上,推进效率极低。

欠薪、署名权、创作过程备受干扰导致项目黄了……这些侵犯编剧切身利益的现象,目前要想彻底整治——难。美国有编剧工会保障编剧权益,韩国始终遵从“编剧最大”的原则。我国尽管有2011年成立的电视剧编剧工作委员会,但因入会门槛较高,只能保障一部分编剧。更多人还是单打独斗或是通过社交平台借助舆论力量抱团维权,可此举收效甚微。

演而优则编,影视圈主创界线日渐模糊?| 调查

另外,不规律的工作生活作息导致身体亮红灯;边写边拍的赶工模式下,被限制人身自由的“封闭式创作”;投资方、制片方、导演、演员出于各自立场乱改剧本,呈现出一部四不像作品,编剧成了“背锅侠”;剧本中心制践行难度大;税收风波把编剧推向生死边缘……这些都是编剧圈沉疴的冰山一角。

本月初,在2019爱奇艺世界大会上,爱奇艺CEO龚宇一番关于编剧收入低的生存现状言论,引起广大编剧关注。这意味着视频平台开始思考如何打造良性发展的编剧生态圈,对这个“弱势群体”无疑是个利好信号。但后续如何,还有待观望。

演编合体,是良方吗?

演员将触角伸向编剧圈的越俎代庖,圈内人早已心照不宣,直到“两宋骂战”扯掉了“戏霸”们的遮羞布。早年,一些资深大咖演员并不会向专业编剧移樽就教,Ta们自带编剧进组,随意把剧本改得面目全非。在此怪像冲击下,让本该奉行的“编剧中心制”付之阙如,“演员中心制”取而代之。而近年来资本入局、流量当道,不仅让编剧的境遇雪上加霜,还严重影响影视项目的正常开展。

演而优则编,影视圈主创界线日渐模糊?| 调查

某执行制片人透露,某头部影视公司两年前出品的一部主打年龄差双男主的电视剧因其中一位资深前辈级主演临时要改剧本,导致该剧拍了一半就停摆。制片方无奈之下,只好暂时解散剧组,待剧本改好,再重新建组继续拍。该剧去年杀青,至今未播。

另一位制片人表示,戏骨级演员改戏还能稍微忍忍,毕竟演技过硬。一些出道没多久、刚与流量挂上钩的年轻演员才令人大跌眼镜。“四大墙头”之一的某位小生,两年前本来有部资源配置还不错的院线片要演男一,结果因为带编剧进组大改剧本,惹恼出品方,最后被换角。此后,他的电影资源几乎断档,只能在网台剧里演男二号和活跃在各档综艺里。

演员和编剧,似乎成为一对矛盾体。他们同处于一个生态圈,却时常因对立立场剑拔弩张。那么演员转型编剧,能调和矛盾,并缓解编剧圈的顽疾吗?

当台前与幕后两份截然不同的工种依附于一人,利弊也益加凸显。正面效应一则演员利用明星光环容易聚拢优质资源,既可以亲自创作剧本,也可以请知名编剧协同实现心中的理想剧本,投资方也更愿意将赌注下在知名演员主导的影视作品上;二是演员做编剧,解决了前者天价片酬和后者低薪,以及演员中心制与编剧中心制之间的矛盾,项目推进更顺畅。当两份职业合体,大部分演员会把自己身兼多职的相关费用累加在一起,换算成相应股份,以投资形式享有作品播出后的分成。

但演员转型编剧的潜在弊端也不容忽视。因为稍有不慎,就会变成脱离大众、个人色彩浓厚的自high作品。太过于作者化的表达,也与电影作为大众消费品的属性背道而驰。曲高和寡之外,署名权是另一个“雷区”。通常来说,演员掌握主控权的影视作品,背后编剧团队会有一两个知名编剧坐镇,介于人情与付出心血之间的合理排序是门学问。

对演员转型编剧的现象,业内人士也表露出不同的看法。某资深编剧表示,“编剧这份职业不好做,需要具备深厚的文学素质与艺术修养,同时还要懂得兼顾市场与观众,不是凭空臆想就行的。”

编剧要从生活中汲取创作灵感,尤其一些行业向影视作品更要深入一线调查取材。在“小大正”的创作原则下,漫步云端的明星演员如何接地气的创作?这是部分业内人士所担忧的。

但也有人发出与“专业人做专业事”相反的声音,他们认为应该用包容的心态看待演员转型编剧。尤其是一些优秀的资深演员,他们在片场摸爬滚打多年,加上科班出身的艺术素养支撑,理论和实践结合,具备了打造出好作品的前提。在一定意义上,演而优则编,能为中国影视行业注入一股新鲜血液。

自编自导自演,为影视作品赋能

说到演员转型,大众条件反射想到的是演而优则导,所以对演员变导演的认知度较高。其实,大部分成熟演员转型之路的第一步是做导演。编剧这一工种,更像是演员为实现导演梦想增光添彩的加分项。

所以,在“电影是导演的艺术”的观念指引下,电影圈尤为流行自编自导自演的出场标配。三者合一的模式助力演员将头脑中的创意变成实实在在的作品呈现于银屏,而且从二维到三维的转化过程中,把耗损率降至最低,同时为影视作品最大化赋能。

笔者统计了近10年国内一些知名演员转型编导的代表案例,发现一部影片的总票房和口碑与身兼多职的该艺人票房号召力并无直接关联,而是与故事和制作两大层面密切相关。故事,考验的是编剧功底;制作,考验的是导演功力。

演而优则编,影视圈主创界线日渐模糊?| 调查

从上表可以看到,导演栏只有一个名字,即为转型为导演的演员。而编剧一栏,除了陈建斌之外,吴京、徐峥、姜文、陈思诚、黄渤五人执导的影片都出现了多个编剧的署名。

吴京的《战狼》系列是近年来军事片的标杆。第一部请来获得华鼎奖最佳编剧的刘毅,和董群、高岩两位顶级军事题材作家为自己的编剧首秀保驾护航;第二部基本沿用了第一部的编剧班底,最终以56.83亿的落点一举拿下2017年度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榜冠军,并冲击奥斯卡。

吴京找到自己擅长的中国功夫与重工业大片的契合点,把爱国情注入每场戏里, 向世界展示超燃的中国魂。萌生自东方大国的集体英雄主义与西方推崇的个人化超级英雄主义的大相径庭,让不同肤色的观众眼前一亮。

演而优则编,影视圈主创界线日渐模糊?| 调查

陈思诚的创作才华在《唐人街探案》系列得以充分绽放。朝着打造“唐探宇宙”的美好蓝图,他卸下主演光环,扛起编剧和导演两大重担,全身心投入创作。

如果说第一部是去泰国取景小试牛刀,那么第二部则彻底走出了国际化路线。在跟美国工会的合作下,《唐人街探案2》顺利完成时代广场、麦迪逊大道、中央车站、唐人街、第五大道等纽约地标景观的拍摄。在将中国文化输出海外的同时,也借助西方国家的先进技术实现国产片的工业化升级。该片票房比第一部翻了四倍多,把2018年度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榜亚军收入囊中。

演而优则编,影视圈主创界线日渐模糊?| 调查

另外,从上表也可以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编剧的第一署名几乎都是演员的名字,其后跟着几个联合编剧。其实,行业内身兼导演的演员霸占编剧署名的情况屡见不鲜。正如导演高群书多年前的那句话——“在中国,编剧、导演、演员、制片人的关系,只取决于谁的腕儿更大,没有真理伪理之说。”

编剧署名权的罗生门,我们暂且不表。仅从这些演员转型编导的影视作品而言,对中国电影圈是具有积极意义的。

2012年度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榜冠军花落徐峥的《泰囧》、2010年度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榜季军由姜文的8.8分神作《让子弹飞》摘得,黄渤的编导处女作《一出好戏》也取得2018年度中国内地电影票房榜第13名的好成绩。可见这些知名演员转型编剧并非玩票,而是认真地在打磨一部精品。

演而优则编,影视圈主创界线日渐模糊?| 调查

演员转型编剧,在国外也有诸多成功案例。美国演员乔治·克鲁尼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晚安,好运》曾入围第78届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和第63届金球奖最佳编剧的提名。另一位美国演员泰勒·谢里丹转做编剧的成就,甚至超过了本职的表演工作。他担任编剧的动作犯罪片《边境杀手》入围美国编剧工会奖最佳原创剧本奖,《赴汤蹈火》提名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剧本奖,自编自导的犯罪片《猎凶风河谷》入选第7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一种关注大奖。足以证明优秀演员是具有编剧潜质的,而他们丰富的表演经验甚至能反哺到剧本创作中,为作品赋能。

结 语

作为文字工作者的编剧,虽处于影视产业链的上游,但地位却在鄙视链的底端,巨大的落差让这群脑力劳动者唯有夹缝求生。不可否认,演员转型编剧的确挤压了一些职业编剧的既得利益与生存空间,但其带来的制作成本压缩、项目推进提速等益处也应予以正视。

两个迥异的工种合体,必会经历一个内化的磨合期。关键在于演员要摆正自己在影视作品中的位置,懂得扬长避短,以“作品至上”为终极目标指引行动,才能避免犯本末倒置的错误,还创作一片蓝天。

相关文章:

电商本月排行

电商精选